当前所在位置:主页 > X半生活 >《生命更新》不只是风闻有你

《生命更新》不只是风闻有你

◎Karena Lo

有一首诗歌是这样唱的:「过去曾风闻有你,如今想要亲眼看见你,我的眼里充满了自己,主啊我要单单看见你…」《不要只风闻有你》(词曲:林义忠)

母为家计挺进刺绣决赛
我出生在基督化的鲁凯族家庭,家族成员几乎都是教会同工,母亲年轻时就担任长老至今,也曾听闻不少人见证属神的奇妙事蹟;但是我的信仰始终如载浮载沉的船,遇到风浪强大时,随时会有翻船的可能。

我的信仰不似母亲般坚定依靠主,甚至一度离开教会。约十年前,因为一件奇妙的事情发生,才改变我对上帝半信半疑的信仰态度,隔年更促使我进入神学院接受装备。事情发生的那天是这样的…

母亲问我:「女儿,我可以跟你借三千元吗?因为国家工艺奖单位通知我进入得奖候选名单。」

我的母亲是一位裁缝师,我的父亲在我升国三那年暑假,因车祸意外离开了我们,自此妈妈便以缝製原住民服饰及修改衣服作为家庭经济收入的来源。她一个人要独自抚养三个孩子,并且照顾与我们同住高龄的外婆。

但是随着经济不景气,母亲也只能透过其他方式帮助家庭能有更多收入,于是她默默将自己的刺绣作品送去竞赛,竟然一路闯进总决赛;不过奖项必须是现场公布,如同金马奖、金曲奖一样,所以每一位进入总决赛的工艺师都必须到场才知道结果,可是我的母亲当时正因为身上没有钱而烦恼着。

我却回答她:「不要啦!参加比赛的人都是专科以上,你国小毕业怎幺跟人家比?万一你去那裏没有得奖,不是很浪费时间和金钱吗?」其实我并不想伤母亲的心,而是看见她为了家庭已经够辛苦了,如果没有得奖我担心她会难过,我不知道该如何安慰她,于是宁愿不要她去。

三千元车资奇妙补足
隔天,母亲前往县政府参与会议,大约下午回来时,她兴奋地叫着:「女儿!女儿!我可以去台中了。」我很好奇问她为什幺,原来母亲在县政府会议遇到一位多年前跟她订衣服的阿姨,阿姨看见我母亲,立刻想起她还有三千元款项没有付,于是那天便付了最后款项给母亲。

即便是这样,我还是阻挡着母亲不要去。但是她却跟我说:「妳知道吗?昨天我祷告之后,觉得有感动一定要去,但是我没有钱,没有想到主却预备了这三千元的车资给我,所以我一定要去。不管有没有得奖,至少我不能抹灭这样的感动。」看见她的坚持,我也没有再说什幺。

隔天清晨,母亲要去坐火车前,我跟她说无论如何一定要打电话给我!因为她没有手机随时可以联络,我担心她一个人在外的安全。

想起上帝的那夜
就这样,那天一直过了晚上十点,我仍旧没有接到母亲的电话,也没有看见她进家门,心里开始忐忑不安,不知如何是好,便想起了上帝。

于是我双手紧握,说着我不擅长的祷告文:「上帝,我的妈妈到现在都没有和我们联络,这幺晚了,我很担心她是不是还在外面?不管有没有得奖都没有关係,只要她平安回来,我会对她更好,因为我很爱她。奉耶稣基督的名祷告,阿们!」

当我这样祷告,过了近一小时之后,突然听见家里的大门被人推开,我紧张的跑出房门到外面去,接下来的景象,让我留下了眼泪,且一辈子都不会忘记。

摩托车成为恩典记号
是母亲…我的母亲推开了大门,手上大包小包的东西是得奖奖座与礼物。她晚些回家是因为她有些剩余的钱,于是到台中车站附近买名产给我们作礼物。她手上的奖座证明,从圣灵来的感动是毫无疑问的,她的作品获得评审青睐得到佳作奖,也是当晚现场公布第一位得奖的工艺师。

而佳作奖金十五万,也成为当时我们家最大的帮助,解决了我们当时的困境,母亲作为一名工艺师,吸引许多报章媒体来访问,她都说:「荣耀归于我们的主!」

后来母亲替我买了一台摩托车作为生日礼物,隔年,奇妙的是我竟然会到神学院念书,我相信这一台摩托车是主为我预备的,因它陪伴我七年的神学院装备旅程。

如今,修习道学硕士的我,在毕业前嫁给一位非常疼爱我的牧师,两人一起在教会服事,这台摩托车都仍旧陪在我的身边。每回骑着它,都会让我想起这段令我热泪盈眶的奇妙经历。

上帝是又真又活的神,祂供应缺乏者的需要,让我和母亲体会到祂的怜悯与慈爱。更感谢上帝按着我们的信心赐福,将所要成就的事放在我们身上。

Bill Johnson牧师说过一段话:“If you’ll make history with God, He’ll make history through you .”当我们成为可见证的,乃是因为我们的动机都是出于对神,所以神也愿意透过我们成为祂宝贵的器皿,让我们的信仰表里一致。愿看见这篇文章的人都蒙受恩惠,在信仰的道路上彼此劝勉、相互鼓励!


相关推荐